学习园地

学...

认识道教的新视域:玄门讲经科仪

  对于道教讲经仪式的研究,卿希泰先生主编的《中国道教史》卷二在介绍朱法满的《要修科仪戒律钞》时,略微提到该经书“卷二的内容主要是写经、诵经和讲经的仪式”,1但并未对道教讲经科仪的具体情况进行深入说明;樊光春教授也指出讲经科仪活动在道门内历史久远,中间时断时续,但对于其具体的历史发展和讲经科仪的规范也未有文章进行说明。到目前为止,有关玄门讲经仪式的研究尚未引起学者们太大的关注。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,一是由于玄门讲经活动本身才恢复不久,一年又只举行一次,认识和了解它还需要时间;二是由于道教研究的内容太多,而对于科仪的研究太少,故而玄门讲经科仪被忽略了。而当《太上老子清静科仪》(以下简称《清静科仪》)被整理出来时,我们才发现玄门讲经并不仅仅局限于讲经本身,它还配合着一整套的仪式。因此,弄清玄门讲经科仪,有助于我们全方位认识道教。玄门讲经科仪为我们提供了认识道教的新视域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讲经仪式的源流与文献

  当笔者重新阅读朱法满的《要修科仪戒律钞》时,发现其对“讲说钞”的规定基本上是引用前面已有的经书而确立了讲经科仪的三条准则。如引用《升玄经》“明背向”,引用《老君存思图》“明存思”和《本相经》“明赞诵”。其所引用的《升玄经》和《本相经》中就已经明确提出了讲经的一些基本规范,而《升玄经》和《本相经》为南北朝时期作品。故此,在南北朝时期道教已经开始了有仪式的讲经活动,但科仪体系还不完善。

  而从《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》可以看出,当时的讲经仪式已真正成系统、成体系、有明确规定。该经中的重要内容包括讲经坛场、讲经法师威仪、讲经前拜请导引、唱诵三皈依文词、上香礼拜、升座、启经咒偈、请经颂词、都讲叙述经文、法师开讲经文、讲经毕回向上香礼拜。同时还提到了“凡讲经,皆依此法。违,夺算一千二百”的惩戒措施。2这说明玄门讲经活动不仅是道士的一种修行方式,同时还是一种规范教团、整合教团的手段。

  根据日本学者吉冈义丰的考证,《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》在六朝末或隋代、最晚在唐初已问世,3而Florian C.Reiter和Ursula-Angelika Cedzich认为该经出于唐初(early Tang)。4从经典中我们可以看出,至迟在唐代初期就已经在道门内形成了一套规范性的讲经仪式。后世的玄门讲经仪式基本承袭了该经中所做出的仪式规范,如清初《太上老子清静科仪》所涉及的讲经仪式程序就按照唐代的讲经规范,但也有变动,笔者将在后面讨论这一点。

  在唐武宗灭佛时期,终止了佛教的讲经传统,同时也禁止了玄门讲经,但后来又恢复了这一传统。虽然历史上的玄门讲经就这样在断断续续中进行,但是玄门讲经的仪式依然流传下来,并且还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变化。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讲经仪式的程序

  为了弄清楚玄门讲经仪式的次第,笔者将以《太上老子清静科仪》所展示的讲经仪式次第为主线,与《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》所展示的仪式次第进行比较研究,理清讲经仪式在历史长河中的变迁,及产生这些变化的社会背景,同时尽可能地诠释仪式的宗教含义。

  设坛?《清静科仪》所展示的讲经仪式实际上与唐初的讲经仪式相差无几,但也有所变化,例如坛场的设置就增添了新的内容——龙牌的使用。在该刊本中,首页描绘了一幅太上老君在莲花座上讲经的图像。另外还展示了三块龙牌,位于太上老君讲经图之后。这里展示的老君讲经图和龙牌,就是玄门讲经仪式的部分坛场设置。由于玄门讲经往往会伴随抄经等功德,随着印刷业的发展,便出现了刊刻经书,该刊本的神像及龙牌展示的就是讲经法师的高座。“法师登经像前席”,本身也蕴含着法师讲经是在“代神宣教”。用“太上老君讲经图”,实际上有两个方面的宗教意蕴:第一,“明存思”;第二,以图像依靠视觉上的效果强化其宗教的感染力。而在这三块龙牌中,第一块龙牌题“皇图巩固,帝德遐昌,道日增辉,法轮常转”,中间一块题为“皇帝万岁万万岁”,第三块龙牌额间题“御制”二字,然后中题五行,共十八句:“六合清宁,七政顺序,雨旸时若,万物阜丰;亿兆康和,九幽融朗,均跻寿域,溥种福田;上善攸臻,障碍消释,家崇忠孝,人乐慈良;官清政平,讼简刑措,化行俗美,泰道咸亨;凡序有生,俱成佛果。”根据笔者考证,这里的“御制”是大明太宗文皇帝朱棣于永乐十三年(1415)六月御制经牌赞,为永乐《北藏》题词,常为佛教所用。而龙牌最早在道教设坛使用是在明代朱权时,《天皇至道太清玉册》中记载:“道家龙牌,不用玲珑,余更其制度,实刊如碾玉状,龙在外,全身现脊为边妆,用金龙,云用五色,以表兼备五方之德,自余始之。”5同样,在民间宝卷中也出现了龙牌的使用情况,如《姚琴三藏西天取清净解论》中的三块龙牌也与此同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,对于国家和社会的祈福,已经成为了佛道教及民间宗教的共同愿望,根本上讲,还是由于信众本身的国家意识,以及对社会安宁和吏治清平的渴求,而这样一种愿望又通过玄门讲经成为一种实践,因而讲经坛场上总是要供奉龙牌。

  虽然上面指出道教在坛场布置上具有了民间化的特色,但是道教在讲经仪式程序上仍然保持着自身的特色。《清静科仪》中所展示出来的玄门讲经仪式程序基本承袭了《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》中“讲经仪”的规范,主要包括上香(举香赞)、颂三皈依、发愿、升座、开经玄蕴咒(启经咒偈)、讲经、赞词、结语、回向,如《太上经》所记载的那样,“末世道士讲经说法,仪轨云何?若说五千文者,亦依灵宝”。6可见玄门讲经仪式是源自灵宝派的科仪。

  上香?上香仪可以说是道教科仪中最基本的礼仪,任何科仪活动都伴随着上香。“九天之上,惟道独尊,万法之中,烧香为先。”“凡升坛讲经之法,莫不以己代天尊演法。故升座讲经说戒,其法当先捻香心礼。”而上香过程中法师的赞词,也恰好说明了讲此经的目的。《清静科仪》中《举香赞》说到“清静科仪,替祖明宗,借题说法,演真空,讲道论,修行遣欲,忘情返本,证无生”。其实《举香赞》具有开宗明义的作用,通过上香仪向天尊传达讲经法师此次讲经所要达到的效果,是引领信众进入神圣时间的开场白。

  三皈依 皈依道、经、师三宝,也体现出三宝在道教中的神圣地位。三皈依词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,在《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》中为“唱人各恭敬,归依大道。当愿众生解悟正真,发无上心,归依经法。当愿众生智慧洞开,深广如海,归依玄师”。而在《清静科仪》中则为“至心归命礼,太上无极道;至心归命礼,三十六部尊经;至心归命礼,玄中大法师”。后者比前者语句更加简练、明朗。

  发愿文?仪式过程中讲经法师的发愿。后世讲经是直接由法师唱诵,而在唐代则是由唱人诵出,原因是后世讲经往往由法师一人完成,当然这主要是针对信众讲经,讲经法师往往也由信众推选。由于信众是设斋讲经,故而斋法不同,讲经的内容也不同,其发愿的内容也可能不同。如《清静科仪》中,法师发愿文为:“普利诸含识,科判清静经,讲明真祖意,惟愿见闻者,咸生信解心,依教而修持,同成无上道。”《清静经》是修性的必备经典,尤其是作为全真道士的功课经,它是证道之阶梯。需要指出的是,除了讲经法师的发愿文以外,还有信众的发愿文。与法师不同的是,信众的发愿文具有明显的世俗特征,如《清静科仪》中信众的发愿文:“印造流通,永贻诸后,以此良因,上延国祚,下福元良,四恩总报,三有均资,法界有情,咸登道岸。”

  赞词?主要分为两个部分:一者是对“道”的赞词。为了抬升其地位,往往采用皇帝的御赞,如宋仁宗御赞:“大哉至道,无为自然,劫终劫始,先天先地,含光默默,永劫绵绵,东训尼父,西化金仙,百王取则,累圣攸传,众教之祖,玄之又玄。”明太祖御赞:“心渊静而莫测,志无极而何量,恍惚其精而密,惚恍其智而良”,这是同尘子在讲《清静经》时所用的赞词。二是对“经”的赞词。往往是讲经法师对所讲经书的理解,以及表达自己对经书的敬意,毕竟作为三宝之一的“经”有其特殊的神圣性。所谓“经以载道”,诵经、讲经、抄经、刊经都是证道之梯!正如同尘子所讲“大哉斯经,至哉斯经,与大道而相为终始,与天地而相为古今,与诸法而相为表里,与万象而相为主宾。……大道因经,耀乾坤而不昧;老祖因经,播宇宙而长存;百姓因经,得超凡而入圣;万物因经,知复命而归根。……”不过,对于“经”的赞词是在开经玄蕴咒之后,而对“道”的赞词是在这之前。其赞词充分体现了“道”、“经”在玄门的地位!需要指出的是,赞词部分,在唐代讲经仪轨中并未出现,从所引用的为明太祖的赞词来看,应当是在明以后才逐渐兴起。

  开经玄蕴咒?此与《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》所要求的启经咒偈同:“寂寂至无宗,虚峙劫仞阿。豁落洞玄文,谁测此幽遐。一入大乘路,孰计年劫多。不生亦不死,欲生因莲花。超凌三界途,慈心解世罗。真人无上德,世世为仙家。”开经偈咒的作用就是向信士宣布讲经开始,使信士进入到一个神圣的时间之中,进行一场神圣时间的旅行。讲经法师是“代天尊说法”,因此讲经的这段时间里是信众与神的直接沟通,而非是在凡俗时间内信众与道长的知心交流。之所以开经玄蕴咒在玄门中的意义非同凡响,在全真道中更是列入晚坛功课经之一,是因为在进行其他科仪活动时也常常会伴随有讲经活动。

  正式讲经?在整个的讲经仪式中,法师与信众都是处在一个神圣的时间和空间中,要防止邪见。另外,从世俗层面来讲,讲经面对着大众,法师的言行可能直接影响到信众以后的言行举止,故而对正式讲经的内容也就有了规范,法师要按照一定的规则和要求进行讲述,不是想到什么说什么,更不是胡诌一通。《清静科仪》开篇即说道:“将释此经,当分科目,科目一分,则条贯理折,自有统绪矣。今此一经,科分为二,一曰判题,二曰判文。一判题者,题有二科,先判首题,而为一经之大旨;后判终题,而为千古之大法。二判文者,文有三科,一曰明道,二曰明德,三曰明教。一明道者,道有二科……二明德者,分为七科……三明教者,录诸真崇奉一科以彰玄益是也。”同尘子还指出:“真经露布于科内,大道分明在目前。”“道因经显,经在释明,释凭科目通,有科则判,有目则清,清则不昧,判则不蒙,方得道心融。”

  结语?结语主要是要表明讲经法师的讲经活动已经正式完成。法师讲经是“代天尊说法”,存神于心,结语也就是向神灵告白,此仪式活动已经结束,他们可以返回“玉京山”,同时也为了使讲经法师和听经信众从神圣时间中返回到凡俗时间中。“清静科仪注已成,利生之愿亦伸明,四恩总报生成德,三有同资化育功,道场圆满谢三清,圣驾逍遥返玉京。”

  回向?一般是信士与法师一起唱回向词:“一切信礼,至心称念,常清常静天尊。”其宗教意蕴就在于将讲经、听经、抄经的功德回向给信士及众生,同时再次表达对天尊、神灵的感谢。

  在整个仪式中还应该有讲经法师的升座、定座和下座的仪式及其咏词,在《清静科仪》中并没有记录,在《要修科仪戒律钞》中有明确的要求和规定。另外对于讲经仪式还有特殊的威仪要求,在这里就不做深入研究了。

  结语

  从《要修科仪戒律钞》到《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始》再到《太上老子清静科仪》,使我们确认玄门讲经作为一种科仪活动,是有着极长的历史渊源并不断传承的活动,也是道教除斋醮祭祀、丹药修炼外最重要的宗教活动之一。这种传统的道教仪式,这种不同于斋醮符箓的科仪,不但保存和延续了传统的、庄严的讲经科仪,而且还在不断注入新的活力。诚如施舟人所言,“道教的科仪一方面有固定的结构、严谨的次第和悠久的历史传统,另一方面也通过吸纳地方信仰内容而成为道教信仰,与地方社区结合起来,并由此获得源源不断的生命力”。7

  玄门讲经科仪不仅是道教界人士的交流会,也是道俗两众沟通的桥梁。讲经科仪是连接道士与神、道士与信众、信众与神的媒介,它将信众带入到一个神圣的时间和空间内,而经历一次宗教体验。同时讲经科仪本身也是一种表演形态,这对于全方位展示道教的特色具有重要意义,特别是对于每年一届的大型玄门讲经活动,毕竟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道教,将玄门讲经科仪展示给信众,或者是展示给海外人士,这也将为他们认识道教提供一种新视域!
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作者王家强, 单位为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)

  注:

  1.卿希泰:《中国道教史》(第二卷),四川人民出版社,1996年版,第286页。

  2.《道藏》,文物出版社、上海书店、天津古籍出版社,1988年版第24册,第757页。

  3.任继愈、钟肇鹏:《道藏提要》(第三次修订)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,2005年12月,第533页。

  4.施舟人:《道藏通考》(英语版),芝加哥大学出版社,2004年版,第451页。

  5.《道藏》,第36册,第404页。

  6.《太平御览》卷六五九。

  7.朱越利:《理论·视角·方法——海外道教学研究》,齐鲁书社,2013年版,第44页。